习总书记一再邀请他坐到自己身边,这位广东老人到底是谁?
2017-11-20 16:23:06 来源:南方日报     敬请关注齐鲁热线官博

  习总书记一再邀请他坐到自己身边,这位广东老人到底是谁?

  17日上午9时30分,中共中央总书记、国家主席、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来到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,亲切会见参加全国精神文明建设表彰大会的600多名代表。2017-11-20 10:18来源:南方日报

  这两天一段新闻联播上的画面,在微博上刷屏了。

  这一幕发生在17日上午。

  热烈的掌声,在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内响起,铭记着一个暖心感人的场景。

  17日上午9时30分,中共中央总书记、国家主席、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来到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,亲切会见参加全国精神文明建设表彰大会的600多名代表。

  11月17日,全国精神文明建设表彰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。会前,习近平、王沪宁等会见与会代表。 新华社记者 李学仁 摄

  在热烈的掌声中,习近平总书记高兴地同大家热情握手、亲切交谈,代表们纷纷向总书记问好。

  握手结束后,习近平总书记回到队伍中间,准备同代表们合影。

  总书记看到93岁的黄旭华和82岁的黄大发两位道德模范代表年事已高,站在代表们中间,总书记握住他们的手,微笑着问候说:“你们这么大岁数,身体还不错。你们别站着了,到我边上坐下。”

  习近平总书记拉着他们的手,请两位老人坐到自己身旁来,两人执意推辞,习近平一再邀请,说:“来!挤挤就行了,就这样。”

  相机快门按下,记录下了这一感人瞬间。

  会见结束后,习近平语重心长对有关部门的同志说,给老道德模范让座,这是尊老敬老的传统美德,这就叫人伦常情。

  总书记的话是言传,更是身教,在人们的心田荡漾。

  那么,这这位白发苍苍坐在习总书记旁边的老人是谁呢?

  他正是潮籍院士黄旭华!

  这是习近平邀请黄旭华坐在自己身边合影。新华社记者 李学仁 摄

  黄旭华是谁?

  他是大名鼎鼎的“中国核潜艇之父”,中船重工第719研究所名誉所长,首批中国工程院院士,我国第一代核潜艇总设计师。

  前不久,老人还荣获了2017年度何梁何利基金最高奖——“科学与技术成就奖”。

  2014年,《感动中国十大人物》给黄旭华的颁奖词是这样写的——

  时代到处是惊涛骇浪,你埋下头,甘心做沉默的砥柱;一穷二白的年代,你挺起胸,成为国家最大的财富。你的人生,正如深海中的潜艇,无声,但有无穷的力量。

  黄旭华原籍广东省揭阳市揭东县玉湖镇新寮村,已至耄耋之年的他,至今还没退休。他仍旧坚持周一至周五每天工作半天,上午8点半准时到办公室。他说,自己要做年轻人的“拉拉队”,为他们加油鼓劲,必要时出个点子。93岁的黄旭华,讲起话来思路清晰、记忆力惊人。听他回忆自己的传奇,像在观看一部传记电影,有着完整的情节和细节。

  由于严格的保密制度,黄旭华院士隐姓埋名30年,一直无法向家人解释自己的工作。30年来,他没有回过一次老家,兄弟姐妹们责备他不孝,家人的关系逐渐淡化。最终母亲还是从一篇报告文学上间接了解到,他们眼中的这个“不孝子”实际上是中国核潜艇事业的幕后英雄。

  2016年4月8日,黄旭华在上海交大和在校生分享自己理解的“交大精神”。新华社记者 刘颖 摄

  为研制核潜艇,新婚不久的黄旭华告别妻子来到试验基地。后来他把家安在了小岛上。1964年,黄旭华终于带领团队研制出我国第一艘核潜艇,使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五个拥有核潜艇的国家。1988年,核潜艇按设计极限在南海作深潜试验。黄旭华亲自下潜300米,是世界上核潜艇总设计师亲自下水做深潜试验的第一人。黄旭华曾先后多次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特等奖、全国科学大会奖等荣誉,为国防事业、为我国核潜艇事业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。

  黄旭华少年时期曾在汕头聿怀中学读书。今年9月29日,聿怀中学举办建校140周年主题系列活动。黄旭华携夫人精神矍铄地回到母校出席活动,寄望同学们树立远大理想,立自强之志,迈坚实步伐,成为新一代国家栋梁。就在不久前,黄旭华还荣获潮汕首届星河成就奖。

  “我做梦也没想到,总书记竟然把我请过来坐到他身边,还问了我的健康情况。总书记对我们的关怀,我要回去传达,要让所有同志认识到我们任重道远,要再铸辉煌。”黄旭华说。

  新闻多看点

  从青丝到白发,黄旭华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核潜艇事业。在他过往的岁月中,有很多难以忘却的时刻。他的人生,正如深海中的潜艇,无声,但力量无穷。我们来听一听这位老人的述说,他这一辈子关于时间的选择。

  从想当医生到决定科学救国

  在黄院士的记忆里,有这样一些时间,难以忘记。

  小时候,黄旭华想的不过是继承父母的志愿,当一名好医生,治病救人、救死扶伤。抗日战争爆发后,为安心读书,他徒步走了四天山路,脚都起了血泡,到了广西桂林,然而想象中的净土并不存在。

  日本鬼子的飞机在上边飞来飞去,我们就躲到山里面去。如果这一天警报不解除,就得在山洞里面饿一天,心里非常愤怒。

  我问了老师三个问题。一个问题,为什么日本鬼子这么猖狂,想登陆就登陆、想轰炸就轰炸、想屠杀就屠杀,谁给他的权力?第二个问题,为什么中国老百姓就不能安安心心地生活在自己的家园里边,而要到处流浪、家破人亡、妻离子散?第三个问题,中国土地这么大,我现在连一个安安心心读书的地方都没有,为什么?老师回答得很简单,一句话中国太弱了,太落后了,就要受人家的宰割,这是必然的规律。这时候我心里就开始想,我要科学救国。

  后来,他进入了上海交大造船系。1958年,他被选中成为首批参与研制核潜艇的人员之一。

  进入第一天我就下定决心这一生要竭尽全力,就算鞠躬尽瘁,也要把核潜艇搞出来。

  62岁亲自带队 完成4小时下潜试验

  4小时,240分钟,14400秒,无法预知成败与生死的一场“大战”,还需他身先士卒——家门可以不入,舰艇不能不登。

  中国是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,开始了核潜艇的研制,但哪怕没有条件,也得“排除万难”,绝不等待。

  从1970年到1981年,中国陆续实现了第一艘核潜艇下水、第一艘核动力潜艇交付海军使用、第一艘导弹核潜艇顺利下水,成为继美、苏、英、法之后第五个拥有核潜艇的国家。

  1988年,核潜艇在南海作深潜试验,62岁的黄旭华亲自带队,下潜水下300米,完成了4个小时的下潜试验。

  一个钟头到两个钟头到三个钟头到四个钟头。我比谁都紧张,但我不能表现出来,为什么?如果我的紧张流露出来,就会影响到大家,那大家情绪就很难控制了。

  黄夫人:正因为有风险 你才更要下去

  黄旭华以花甲之龄,直面惊涛骇浪,也牵动着夫人的心弦,但夫人从不动摇他的决心。

  她很冷静地跟我讲了几句话,你如果不下去,这个队伍以后你就带不动了。如果没有风险,你下去干什么,又不要你操作,正因为有风险,你一定要为这100多个人的生命安全考虑。

  深潜实验成功后她就哭了,为什么哭了?那么多天压在她心里面的这块石头,总算掉下来了。

  三十年风雨路

  三几年我就离开广东(广东汕尾人,祖籍广东省揭阳)去了桂林,直到1948年才回来,1956年阳历元旦我回去的时候,我母亲就讲,从前长时间战争影响到交通,导致你回不来家,现在父亲母亲年纪也老了,希望你常回家看看。我满口答应,我寻思我一定回来看看您。

  母子俩都没想到,这一分别,就是30年。再回到家乡的时候,母亲已是95岁高龄,自己也已经是两鬓斑白。这是功勋赫赫、竭尽忠诚的三十年,也是背井离乡、情债累累的三十年。誓言无声,奉献了“大家”,亏欠了“小家”。

  原子弹、氢弹还有核潜艇,世界上是列为最高最高的机密,我们中国也一样,不能暴露工作单位、工作任务,要隐姓埋名,当一辈子无名英雄。

  我理解上边的要求,隐姓埋名在里边好好干工作,这是国家的需要,作为一个党员,我寻思一定不辜负国家的希望,我就没回去。30年没回家。

  对远在天边的父母兄妹,黄旭华亏欠良多;对近在眼前的夫人孩子,他也无暇照料。对这个把自己献给国家的人,他的亲人选择以爱包容。

  我非常感谢我夫人,她一个人带着小孩、全家的东西搬到北京,不容易。一调到北京,她看到我头发那么长,问我为什么不去理发,我说我哪里有时间啊!她听后,就去买了理发工具,从那一天开始一直到现在,我55年没有进过理发店。

  我小女儿很小的时候,我好不容易回到家里来,她就说,爸爸你回家来出差了。她说我回到家里来出差了。

  我欠我的父亲母亲,欠我的兄弟姐妹,欠我的夫人,欠我的小孩,我的情债欠得太多太多了,但没有一个人埋怨我,我很感谢他们。

  最大心愿:国家从“跟跑者”变成“领跑者”

  虽然已是耄耋之年,黄旭华院士的日程依旧排得很满,他经常到校园、到科研院所做讲座,他最大的心愿,就是我们的国家能早日建成科技强国,从“跟跑者”变成“领跑者”。

  国家最近几年发展特别快,我现在很关心新参加工作的技术人员,我希望他们能够安下心来,要把自己的理想跟国家命运结合在一道。

  来源 | 南方杂志、新华社、人民日报、央视新闻

编辑: 吴皎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