济南一癌症母亲放弃治疗省钱保儿命 儿子用手术钱救爹娘
2017-04-20 10:05:57 来源:济南时报      敬请关注齐鲁热线官博

 

济南一癌症母亲放弃治疗省钱保儿命 儿子用手术钱救爹娘

 

  4月17日上午,患有股骨头缺血性坏死的张超拄着拐杖,在外科病房5楼和6楼之间吃力地上下。

  17日,在济南市中心医院外科病房5楼和6楼的楼梯间,拄着双拐的张超,上上下下的步伐,明显比其他人吃力很多。15日凌晨3时,他的父亲骑三轮车带着母亲,穿过工业南路化纤厂路路口时,被一辆渣土车撞翻。父亲脑部受伤严重,住进6楼重症监护室;母亲肋骨骨折刺进肺部,躺在5楼病房。这场猝不及防的车祸,让患有股骨头缺血性坏死、年仅25岁的张超,双拐变得更加沉重。

  流泪的儿子

  一天签三次病危通知书拄着拐杖跑20多趟楼梯

  “慢点儿,这段路面不平,别颠着。”17日上午11时许,几位亲戚推着刚拍完影像片子的张母走过一段带防滑线的廊道,一米八身高的张超拄着双拐,佝偻着瘦弱的身躯一步一挪,紧紧跟在后面不断嘱咐。在两天前的车祸中,张母面部受伤较重,胸部断了4根肋骨,其中还有一根插进了肺部。

  回到5楼病房,母亲在亲戚帮助下躺回病床。“渴了不?喝点鸡汤。”张超右手扶住拐杖,强忍着疼痛弯下腰,左手伸进柜子,摸索出一只碗,放在桌子上,再次弯腰,拿出保温盒,倒出鸡汤后,将整个身体靠在母亲病床前。接着,左手端碗,右手拿勺,喂母亲喝鸡汤。舀了四五勺后,他的手开始发抖,头上冒出汗水,亲戚赶忙将碗接过去。张超则从兜里拿出几粒药,吃了下去。

  时至中午,乘坐电梯的人很多。张超拄着拐杖,顺着楼梯间一步一抬脚,向父亲所在的6楼走去。二三十级楼梯,他走了两分钟。这样的来回,一天下来,他得走20多趟。

  重症监护室内,张超的父亲浑身插满仪器管子,一动不动躺在床上。家里的顶梁柱塌了,让刚大学毕业、年仅25岁的张超趴在门上哭了,通红的眼睛里透着无助和恐惧。张父脑干受伤严重,“医生说好几次心跳和血压都是0。不论怎样,都要把父亲救活,即使成为植物人,我也愿意一辈子守着他。”15日当天,张超就签了3次病危通知书,第二天又签了两次。

  要强的儿子

  “母亲曾为我不治癌,现在我放弃下个月做手术”

  “要是我不得这病,就不用麻烦那么多亲戚了。”张超从6楼走到5楼楼梯口,慢慢坐在一张折叠床上,捶打着自己双腿。

  2012年,在青岛上大学二年级的张超身体出现异样,最后在济南被确诊为皮肌炎。尽管医生要求立刻住院,但考虑到医保关系在青岛,舍不得花钱的张超拖着病躯,返回青岛住院。此前,因张母患上乳腺癌,家里已拉了十几万元“饥荒”。靠着父亲打零工,母亲给别人做工,张超在青岛做兼职,几年时间一家三口省吃俭用,才把账还了一部分。在校期间,张超一度为省钱断药,不再治疗。2012年底,药恰好吃完的张超不舍得去买,当天晚上就烧到了40℃,被急救车送到了医院。

  “我妈为了给我治病,放弃了治疗癌症,也不做复查了。她在用自己的命换我的命,还专门来青岛照顾我。”回想起那段时间,张超的眼泪再次流了下来。但很快,他又转头擦干。从查出患病至今,张超已经进行了5年的治疗,这5年的每一天他都要依靠激素维持着。“每天早上按时服用激素,每个周六进行免疫抑制剂药物服用。”现在张超的身体已经对激素形成了依赖,一天不吃激素就高烧不退。

  看着家里实在撑不下去了,一直瞒着校方的张超,才把自己的病情告诉了同学和老师。“几年来,大家给我凑了近20万元,还剩下四五万。本来打算今年6月份做手术,现在先全部拿出来救爸妈。”张超怀里抱着拐杖说,他要撑起这个已经坍塌了大半的家。

  坚韧的父亲

  三轮车上露宿8年起早贪黑卖菜还债

  张超老家在章丘区黄河乡吴家寨村,家中几乎没有积蓄。“当时母亲在青岛照顾我,父亲把家里的田地变卖后,只身一人来到济南,买了一辆半旧三轮车卖菜养家。老家房子太老,已经塌了半边墙,平时也都不回去了。”张超说,父亲已在济南待了8年,但过得并不轻松。

  “8年来,父亲为了省几百块钱房租,在济南没有落脚地,三轮车就是他的家。车斗蒙上一块塑料布挡风,晚上就在里面睡觉。冬天的时候,他会把车骑到桥洞底下,身上盖大棉被将就一宿,如果附近有加油站也会在里面借宿。”说到这里,张超的泪水再次止不住地流下来。“每天天还不亮,他就骑着三轮车去七里堡或者匡山市场批发新鲜的蔬菜。来不及吃早饭,接着赶到附近市场上摆摊赶早集。上午十点多散集后,再去一些大路口上卖。经常被城管满大街撵,有时还会被没收秤和菜。”

  下午两三点,是张父难得的休息时间。车斗上还装着未卖完的菜,他不得不在大街上找个地方,躺下眯一会儿。到了晚上下班时间,又接着骑车去一些小区门口卖。“一天下来只能吃上两顿饭,大多数吃馒头和咸菜。如果哪户商家好心,会给灌一壶热水。不然,平常只能喝凉水。”张超说,父亲即使这样打拼,一个月也仅剩下千元左右,遇到菜价高的时候能赚到两千元。

  艰难的现实

  事故救助金仅限72小时治疗费用筹措无门

  2016年,张超忍着骨刺疼痛完成学业。此前,他已经决定与一家对口企业签约,可突然四肢肌肉疼痛,又住进了医院,被诊断为股骨头缺血性坏死。“不能耽误这家企业。”最后,张超还是留在青岛,平时只能做兼职家教。

  今年3月,张超母亲从青岛回到济南,与丈夫一起卖菜。4月15日凌晨3点,张超父母骑着三轮车行至工业南路化纤厂路路口时,被一辆急速行驶的货车迎面撞击,两人被甩出车外,张父住了8年的“房车”尽毁。事发后,货车未逃逸,历下交警也介入调查。两个小时后,远在青岛的张超接到医院电话,“他们说我父亲出车祸了,赶紧来解放路市中心医院,我一开始还不相信。接着打母亲电话,警方也证实了。当时整个人都蒙了。”张超忘记了自己床边放着拐杖,简单收拾后,近乎爬着从青岛赶上来济南的火车,赶到医院,“忘记腿疼了”。

  张超坚定地表示,自己患上皮肌炎后,父亲为了给自己治病,北京、上海到处跑;如今父母身受重伤,一定要把所有的钱拿出来救父母。父亲和母亲在车祸当天上午就花费了三四万元治疗费,亲戚处已是爱莫能助,“学校老师听说这件事后还紧急给凑了一部分钱。也申请了交通事故救助金,这只能维持72小时,之后的治疗费用还得自己想办法”。采访中,张超一直向记者询问,通过提前捐赠自己的遗体等方式,是否会有提前支付的款项。17日,历下交警介绍,他们也联系了当晚涉事的货车,希望能通过保险等方式,垫付张父张母住院治疗的前期费用。

编辑: 胡天秀
  • 新闻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