防攀比,汶上开评不要彩礼好媳妇
2017-04-21 16:30:38 来源:鲁网     敬请关注齐鲁热线官博
“三斤三两”“一动一不动”“万紫千红一片绿”,这些词,是山东很多地方结婚时的彩礼代称。娶媳妇,高额的彩礼让一个家庭不堪重负。

  鲁网4月21日讯 “三斤三两”“一动一不动”“万紫千红一片绿”,这些词,是山东很多地方结婚时的彩礼代称。娶媳妇,高额的彩礼让一个家庭不堪重负。有人说,结个婚能把一个家掏空了。也有人说,结婚就是风光一天负债好多年。

  在济宁市汶上县,高额的彩礼曾让原本就贫困的村民不堪重负。“为了彩礼,有的家庭债台高筑。结婚后,男女双方要共同还债,导致离婚的很多。”汶上县县委常委、宣传部长白占德说,这是社会风气,转变起来有难度。评选“不要彩礼好媳妇”,编排各种形式的文艺节目入村演出。白占德说,想要转变风气,得从思想观念上入手,尤其是得提高女方的思想认识。(山东商报文/图  记者 郑芷南)

  

 

  村民自己编排移风易俗节目在村里表演

  计划生育专职主任当红娘

  义桥镇是汶上县东南方向的一个小镇,王洪为告诉记者,村民们主要的收入就是土地。

  “流转了一万六千亩土地,建成了苗木基地,一年的人均收入一万元左右。除此外,留守妇女到附近的服装厂打工,一个月3000元左右。”王洪为告诉记者,原先村里有人结婚,动辄就要十多万,“这对一个家庭来说,实难承担。”

  王洪为学着媒人介绍男女双方的样子告诉记者,“女方上来就先问,城里有房么?有车么?”要是都没有,就不会再往下谈了。

  白占德分析,这里面红娘起了不小的作用,“红娘的‘谢礼’是从彩礼钱里提成的,彩礼越多,‘谢礼’越多。”

  为转变这种情况,汶上县各乡镇都成立了红娘协会,“原先村里的计划生育专职主任现在没工作了,把她们组织起来当红娘,成立红娘协会。”白占德说,这些红娘要自己带头不要彩礼,也不要提成,每年还要有至少介绍成两对的任务,“介绍成四对,就评为‘金牌红娘’。”

  白占德告诉记者,各村的计划生育专职主任对村里的情况很了解,“从政府层面上引导她们,效果会好很多。” 

  评选不要彩礼好媳妇

  汶上县的另一个乡镇次邱镇,曾是孔子讲学的地方。

  在镇上开商店做服装生意的姜桂娥的女儿去年刚出嫁。女儿结婚时,姜桂娥没问男方要彩礼,“女儿嫁过去是要跟人家过日子的,要了彩礼,女儿在那边也不好相处。再说了,这些彩礼也不能给生活带来多大的改变,要过好日子,还得靠自己勤奋努力。”

  姜桂娥说,实际上男方当时已准备好了彩礼,“我亲家说,我这一下子不要了,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。”

  无独有偶,姜桂娥的女婿还有个姐姐,出嫁时也没要彩礼,“现在两口子过的也很好,孩子都很大了。”

  汶上县文明办牵头评选“不要彩礼好媳妇”,“评上后全县都宣传。”白占德告诉记者,我们县里有个人,女儿结婚时没要彩礼,女婿过意不去,给丈母娘买了一份保险。

  “还有两口子一起拿着这个彩礼钱,上技校,学了技术,回家自己做生意的。”白占德告诉记者,有很多省下这笔彩礼钱,做其他用的。

  “其实彩礼很多时候存在攀比心理,别人家的女儿出嫁要的多,我要是要的少面子上过不去。”白占德说,转变要彩礼的风气,主要是女方要改变想法。

  白事怎么办

  乡贤理事会说了算

  除了红事外,白事也是移风易俗的重点,“很多人在老人生前不孝顺,去世后为了面子大操大办。”白占德说,他们现在在县里要提倡厚养薄葬。

  今年75岁的高文忠是次邱镇高庄村村民,作为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人,高文忠同时也是村里白事理事会的理事长。高文忠说,村里的红白事,是聚拢人心的好时机,有不少人趁此机会大操大办。

  “有的雇人来哭丧,一个人就好几百元钱。还有烟酒,还留下吃饭。”高文忠说,他早就看不惯这样的做法,还有人请了乐队来演出,“大家还比着点歌,一首歌100元。”高文忠说,本来丧事是一件很严肃的事,这样一来弄的不伦不类。

  “请唢呐师傅也是同样的情况,一套下来得2000到3000元,再加上烟酒,就没数了。”高文忠说,很多人还在烟酒上相互攀比。

  现在,汶上县许多村都成立了乡贤理事会,“红白事得乡贤理事会来办,要办就得按我们的规矩。”高文忠说,现在村里办白事,吃饭都不让定桌餐了,都是吃“碗菜”,一人一碗,“给事主家减轻负担,也能带领一种风气。”

  村里办白事乐队也取消了,“统一都放哀乐,能省好几千块钱。”高文忠告诉记者。

  “我们这边办丧事,还有很多礼仪,比如二十四拜。”白占德解释,这些礼仪是上千年形成的,是一种丧葬仪式,也是对死者的尊重,“这种礼仪不能取缔,这也是一种文化。”
责任编辑:刘晓婧

编辑: 张迎春
  • 新闻推荐